抗疫和经济“双输” 美国社会乱象丛生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8日22:23(北京时间19日10:23),美国确诊的新发冠心病的累计病例数已达6,723,305,累计死亡198509例。

美国的流行病仍在加剧,经济继续遭受严重打击。美国劳工部17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 ,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为860,000,表明就业复苏持续放缓 。与此同时,自今年夏天以来的裁员潮仍在继续。美国新一轮的《流行病救助法案》仍处于国会两党之间的僵局,无法通过。

与流行病和经济进行的“一波三折”斗争使美国的社会秩序越来越混乱。

在这种流行病的影响下 ,美国经济衰退的头两个月中失去的2200万个工作岗位中,只有一半已经恢复。尽管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但政府的部分刺激政策已经到期,美国的公司破产率逐渐上升,就业增长总体上有所放缓 ,从临时失业向永久失业的转变正在增加。

随着就业形势的日益严峻,老年人首当其冲,成为美国“经济至上”社会中最大的“受害者”。新学校大学退休权利研究所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自今年3月以来,有2900万人年龄在55岁至70岁之间被迫离开就业市场。专家预测  ,11月的数据将达到4000万 。

不仅老年人,而且妇女的就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女性在美国卫生部门的劳动力中所占比例最大,她们在卫生和社会援助方面的工作超过1150万。由于这些工作通常已成为该流行病的受害者 ,因此美国妇女遭受了不成比例的失业 。

以非洲裔为代表的少数民族的失业率也明显更高 。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  ,非洲裔美国人的失业率是13%,亚洲人的失业率是10.7%,西班牙裔的失业率是10.5%,白人的失业率最低 ,只有7.3%。

联邦政府在这一轮危机中的表现令许多美国人感到难过,无休止的社会问题威胁着普通百姓的生活 。

由于经济负担增加,低收入家庭辍学的人数急剧增加 。美国人口普查局在8月底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今年大学招生的申请人数已减少了100,000。在原定于秋季入学的学生中,家庭年收入低于70,000美元的学生“取消所有学习计划”的可能性是家庭年收入超过100,000美元的学生的两倍。

与辍学率上升相对应的是,年轻人被迫回家“gna老”。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Center)几天前发布的数据 ,年龄在18至29岁之间的美国年轻人是受当前经济衰退影响最大的人 ,而40%的年轻人失业或失去收入流行期间。同时 ,今年7月,这个年龄段的父母中有多达52%(2,660万人)与父母同住,创下了自1940年“大萧条”以来美国的最高记录。该比例仅为48%。

生活的压力使美国人感到越来越多的心理压力。波士顿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专家凯特琳·艾特曼(CaitlinEitman)说,在新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头几个月中,美国人的抑郁症状是以前的三倍 ,现在这种情况可能会更糟 。甚至有人将这种流行病引起的大规模心理问题称为“第二波流行病”。

待在家里的秩序也使许多人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烦躁情绪 ,针对家庭中弱势群体的暴力行为激增。

致力于打击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妇女妇女”组织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娜女士指出,对于那些长期以来一直面临家庭暴力威胁的人来说,家庭治安旨在控制新的冠状病毒可能会“锁定”这些受害者。在受虐的环境中。

克里斯汀 :我们对家庭暴力受害者热线的情况进行了简要分析 。就在本周 ,这个数字比上周增加了30%。在某些地区与警察局长交流时 ,我们听到他们说人数确实在增加。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与流行病的“失落”斗争和经济也催生了各种与流行病有关的欺诈行为。政府防疫救助资金的减少已成为一些小企业主的“捷径”,针对消费者的“新皇冠骗局”也已出现。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指出 ,这凸显了美国相关监管工作的不足 。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研究员郭宪刚指出,流行病的政治化是美国与流行病和“亏本”经济作斗争的一系列社会混乱的主要原因。

郭先刚:美国一直宣称自己是世界上人权保护最好的国家,但是由于抗击流行病的效率低下,美国的人权状况现在非常糟糕,尤其是对于底层国家而言和有色人种 ,他们的处境更加困难。整个美国社会的流泪程度正在增加 。对于美国政客来说,是时候从人民的生命和安全出发,而不是从其各自政党的政治利益出发来应对这一流行病。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在当地时间15日发布了对美国13个最重要盟友的民意调查结果 。调查显示 ,自该中心开始调查以来 ,英国,加拿大 ,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人已降至20年来的最低水平,与美国2003年入侵伊拉克时的水平大致相同。

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际信誉”也进一步下降。英国,西班牙 ,法国和德国的受访者给予了特朗普信任和支持 ,这是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任职期间的最低点  。

在这方面 ,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研究所副教授潘登指出 ,破坏白宫公众信任和国际形象的不是病毒或白宫猜想的“敌人”,但是过去六个月来美国政客的谎言。

潘登:过去半年来 ,美国联邦政府对这一流行病的一系列不负责任的言行不仅降低了公众对其的信任,破坏了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而且对基金会产生了影响。这个国家的社会稳定美国社会的相对稳定源于人民对自身制度和价值观的优越性。更多的感觉 。但是,自从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蔓延以来,美国的联邦管理团队一直没有将重点放在流行病的预防和治疗上 。相反,它通过“摇摇锅”塑造了“受害者”的形象 ,并推卸了自己的职责 ,以减少人们对制度和价值观的影响 。今天的白宫团队,即使他们抛弃了政治上的个人利益和道德偏见,转而积极抗击这种流行病,也无法阻止人们集体反思自己的“优越性”。摧毁美国的不是病毒,也不是其假想敌 ,而是政客在过去六个月中一直在谈论的彻头彻尾的谎言。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网络,如不经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在36小时内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tmsqblzg.com.cn/world/205011.html

文章推荐:

巴基斯坦一巴士遭爆炸袭击至少6人受伤

北京:餐饮门店垃圾分类桶样式可自行定制

北京大兴机场一年进出境近20万人次

法考北京应试人员全员进行核酸检测

毒贩制造冰毒被判死缓

建设社会治理共同体:走到群众中 服务暖心间

首张人类蛋白质组测序草图绘成

开拓岗位人岗对接 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大局总体稳定